讲《华严经》缘起

讲经缘起

各位师父们、居士们:

今年适逢华严座主应慈老法师圆寂四十周年,上海佛教界进行纪念,特别举行纪念法会,包括一系列活动,讲经法会就是活动之一,我应上海佛教协会觉醒法师、观性法师、德育法师之邀有缘参加法会,讲《华严经》的要义,这个因缘很殊胜,非常难得。在此,我谨对上海佛教界的居士们,还有玉佛寺、沉香阁诸位师父的热情接待,表示衷心的感谢!

在大乘经典中,《华严经》被称为经中之王,本来《法华经》是经中之王,《华严经》在历史上被判为一乘顿教,所以一般称为经王中之王,由此可见《华严经》的重要性。《华严经》共有三种翻译,现在比较盛行的《华严经》是唐朝实叉难陀尊者翻译过来的,一共八十卷、三十九品,有四万五千颂,将近七十万字,一般称作《八十华严》,卷帙很浩瀚。

武则天与《华严经》的因缘

关于这部经,我们应该怀念唐代武则天,武则天曾经在尼庵住过一段时间,对佛教有深切的了解,也有深厚的感情,从入皇宫以后,没有忘记佛教,特别是大乘佛教经典里的《华严经》。

《华严经》最早的翻译是在东晋时期,当时翻译的是佛陀跋陀罗,在建康(即今南京)翻译的,那个时候叫《六十华严》,其中的缺点是什么呢?就是卷帙不全,很多内容没有,所以武则天深感遗憾,希望得到全本,后来听说在于阗国,就是现在新疆的西边,一个叫和田的地方,那个地方盛行大乘佛教经典,同时有一个印度尊者实叉难陀,深习大小乘经典,学问很广博。武则天听说以后很高兴,就派人迎请他到当时的洛阳,同时把梵本《华严经》也带到洛阳,带到洛阳以后,就进行翻译,在宫廷中的皇家寺院遍空寺进行翻译,当时参加翻译的还有菩提流支等好几位梵僧。

在翻译过程中,武则天很重视,翻译完后,武则天亲自题写书名,亲自作序,不久就请法藏大师进宫宣讲《华严经》,法藏大师即是贤首国师,是正式建立华严宗的祖师。

在翻译和宣讲过程中有几个预兆,当实叉难陀要开始翻译《华严经》的时候,武则天有个晚上做梦,梦到天降甘露,起来以后感觉奇特殊胜;法藏大师开讲《华严经》的时候,讲到《华藏世界品》,大地六种震动,这种震动不是普通的地震,动而不受灾,是吉祥的预兆。这两件事情历史都有记载,说明这部《华严经》是很殊胜、很希有、很难遇的。

实叉难陀在翻译完《华严经》以后,又回到和田,后来的唐中宗,就把他请到京都来,但是不幸的是,不久他染上疫症,是不治之症,就圆寂了。圆寂以后,经过火烧,舌头不烂,有很多舍利子,他的弟子就把他没火化掉的舌头、舍利子,送回于阗建塔供养。所以《华严经》的流传,武则天出了很大力量,我们今天要怀念她。

《华严经》的大乘境界实际上是佛菩萨的境界。佛成道以后,在三七日内为四十一位法身大士讲法,四十一位法身大士:即十住、十行、十回向、十地、等觉。佛在菩提树下为法身大士讲,所以这是佛的自证境界、菩萨的最高境界,我们今天能够听到这部经,是很大的佛缘。

听经要存三种心

在这里我告诉大家,在听经的时候要存三种心,第一个寂灭心,第二个恭敬心,第三个广大心。在本经的《净行品》中,智首菩萨代表大众向文殊菩萨请教如何发愿,文殊菩萨的原话是什么呢?他告诉智首菩萨:若诸菩萨善用其心,则获一切最上胜妙功德。从这句话中我们就了解到,发菩萨大愿要像文殊菩萨发一百四十一愿一样,首先把心净化下来,要善用其心!不能善用其心,你就不会了解、不会悟入,不会深入法藏,更说不上结合修行!所以要注意这颗心!要善用这颗心!

在经中注解有譬喻,就好像在大海中行船,行船要顺利,要找到方向,必须要靠舵手,舵手掌握得稳当,看得清方向,才能乘风破浪,达到彼岸。否则,如果舵手马虎大意了,随随便便的,那就危险了,一是可能会触礁,二是可能会翻船,就有生命危险。

善用其心,掌握其心,就好像大海中航船的舵手一样,一定要掌握稳啊!我们在座的都是学佛的、皈依三宝的,希望你们能够善用其心,保持心灵安静,使它能够安宁,使它能够发菩提心,向上追求,那么我们的人生就不辜负。

应慈老法师的华严妙行

沉香阁现在举行华严法会,来纪念应慈老法师。应慈老法师在他圆寂以前长期住在沉香阁,在沉香阁弘扬华严教义,讲《华严经》,同时和当时月霞法师办华严大学,培养研究华严的接班人。我在重庆开县的时候,有位慧西老法师,就是研究华严的,在华严大学毕业。重庆的遍空老法师、竺霞老法师,也是研究华严的,慧西老法师当年在重庆南岸大佛寺办华严学校时,他们在里面学《华严经》。遍空老法师现在已经一百多岁了,竺霞老法师已经圆寂了。我就是从那个时候,晓得上海的应慈老法师。

应慈老法师功德很大,被海内外教徒赞奉为华严座主。玉佛寺已经圆寂的真禅老法师,他的亲教师就是应慈老法师。在一九九五年十一月,由真禅法师发起,当时佛教协会高振农居士还在主持会务,组织了一个研究会,为应慈老法师佛学思想研讨会,我当时应邀参加,参加之前,我看了应慈老法师的有关传记和他的一些思想特点,就在会上提出了应慈老法师几点重要思想:一、教宗华严、行在禅那;二、般若不明、万行虚设;三、禅净同源;四、出世而入世的菩萨行。

我在会上提出这几点,是对应慈老法师的华严思想和华严妙行,大概的一个总括,当然没有完全总括到,因为《华严经》精深博大,应慈老法师道高德重,这只是根据我的浅见提出的概括。今天我们纪念应慈老法师,就要学习他的华严精神,并运用在实际行动上,这是很重要的。现在我就把这四点简单解说一下。

一、教宗华严,行在禅那

这说明应慈老法师崇奉的大乘教就是华严教,以华严教为宗,为什么?因为华严教是一乘顿教,其中心内容就是显示如来的一真法界,一真法界就是众生的身心本体,所谓明心见性,性就是指这个,禅宗讲叫本来面目,讲真谛是它,讲法性也是它,讲诸法实相还是它。

一真法界是直说明真心,我们学佛法,就是要恢复这个真心,明心见性。其中,性与心是有区别的,性,就是本来不动的本性;心,即在起心动念的时候叫做心,经过修行去了无明障蔽之后才叫做真心,也就是真性。我们必须要恢复妙明真心,达到一真法界,就是如来的法身,学佛就要达到这个目的。

那么,什么叫法界观?就是菩萨的和谐宇宙观,包括一切色法、心法、善法、恶法、无记法,包括这个器世界、有情世界。这个器世界、有情世界能够以如来真心加以融通,就把世间所有矛盾、差别、对立、斗争融化了,就像如来的心一样:广大、真实、平等、清净。

这个法界观,被真心融通以后,成为菩萨的缘起观,也就是和谐宇宙观,指对宇宙的正确观察:一切缘起法,互相依存,不再对立,法法相资,法法平等,在众生间,就打成一片,我中有你,你中有我;众人中有我,我就有众人;国家有我,我就有国家;世界有我,我就有世界。这就成为很融洽、和谐、平等的这么一个世界。在这种情况之下,人人学佛法,人人学普贤菩萨,做到真俗圆融、悲智兼运,做到众生无尽,愿行无尽,与一真法界相应,完成佛果,这个境界好广大!这是我们学佛人,也希望一切众生应该走的共同道路,只有走这条道路,才能解脱,才能成佛!

现在这个世界,人心混乱,灾难频繁,战争潜伏,充满恐惧,如何转变过来,必须希望人人学菩萨,弘扬《华严经》,现在中国讲建设和谐社会,只有人人都学菩萨,才是真正的和谐。达到这个和谐,社会就安宁,国家就繁荣,世界就和平,所以我们要认真学习《华严经》,弘扬华严精神,在今天的意义更重要。

教宗华严、行在禅那,这就说明,以华严教为宗,研习《华严经》,建立法界观,达到与一真法界真心相应,必须在行上用功夫,不能是专讲教义,不能夸夸其谈,谈而无用,说食数宝,必须体现在行动上,修习禅观。

禅那,是印度语,翻译到中国来,叫静虑,静中思维,静就是止,思维是观,修静必须要达到止观双运。关于止观的功用,前人有这么几句话:

破执著之利斧,断情见之钢刀,

趣菩提之阶梯,除烦恼之妙药。

这四句很重要,为什么要修止观,其功用很大的,就好像利斧一样,很锋利的斧头,可以劈柴,可以砍树,我们是砍什么呢?要把无明执著砍掉,我执法执,这个执著是生死根本啊!执著不断,生死就不能解脱。所以说是破执著之利斧,断情见之钢刀。

什么叫情见?就是由世俗之情、物欲之情生起来的邪见解,包括五种见:身见、边见、邪见、见取见、戒禁取见。身见,即是我见;边见就是执常、执断,认为世间上是常存的,成为常见,或者认为生命消失了就没有了,成为断灭见,叫做执常、执断;邪见就是诽谤因果,拨无因果,从而毁谤三宝,这是断人善根的;见取见就是执著以上的见解为正见叫见取见;戒禁取见就是一种邪法的修行,过去印度有滚粪坑的外道,现在国外的很多地方有外道集体自杀升天,搞这一套的,就叫戒禁取见。学佛要超尘出俗,超情离见,就要修止观,由止观修慧,证得般若就可以断除。

趣菩提之阶梯,从初发心学佛之后,逐步走上菩提道路,但是难关很多,八风一吹动,各种困难都来,所谓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。这时,你就必须要具有定力,没有定力那就会退缩、堕落。你能够走上菩提阶梯,一步一步上升,必须要靠止观。

除烦恼之妙药,止观是妙药,可以消灭心中烦恼,什么烦恼?贪、嗔、痴、慢、疑、恶见为六个根本烦恼,还有二十个随烦恼。《瑜伽师地论》讲了一百多种烦恼,细细地讲,有八万四千烦恼,形容大大小小的烦恼很多,如果修止观,就可治烦恼病,它就是妙药,有首偈子:

若人静坐一须臾,胜造恒沙七宝塔,

宝塔毕竟化为尘,一念静心成正觉。

能够静坐一顷刻的时间,都胜过造七宝塔!须臾形容时间很短,只一小会儿。为什么静坐一须臾就会有超过造七宝塔的功德呢?因为有形的塔很容易毁坏,而建立在我们内心深处的宝塔是永远存在的。

就如我刚才说的那个实叉难陀的家乡,后来经过一次灾难,先是经过回族侵入,后来经过天灾,落得连城都没有了,什么大小寺院、塔,统统没有了!现在能保留下来的历史都是经过考古学家挖掘出来的一些文物。所以这个物质的东西是靠不住的,都有成、住、坏、空,但是我们内心的宝塔呀,你修好了,永远存在!火也烧不倒,水也淹不倒,风也刮不倒,人为也破坏不了!所以宝塔毕竟化为尘,一念静心成正觉。宝塔很快就化为微尘,没有了,但一念静心存在的话,相续下去,可以成菩提果,完成正觉。这就是静坐的重要。

当然这个静坐,大家注意,不要学外道那些禅,那种静坐会走火入魔,为什么?我执没有断,烦恼没有除,是非得失的心没有去掉,执著各种相,贪心不除,你修静,一是静不下来,二是容易走火入魔,所以必须修出世禅。

太虚大师讲到禅,有四个方面:(1)安般禅;(2)五门禅;(3)念佛禅;(4)实相禅。

第一,安般禅。安般禅就是修数息观,以数息入静,它专门有套修法的。

第二,五门禅。五门禅是针对你的病根来修,贪心重修不净观,嗔心重修慈悲观,痴心重修因缘观,慢心重修界差别观(观十八界),散乱心重修数息观,这是五门禅。

第三,念佛禅。念佛是件好事情,念佛入定,就可以得念佛三昧,叫念佛禅。

第四,实相禅。那就是像须菩提一样,发大心,在修行中观三轮体空,超出一切相,叫实相禅。念佛禅也可以与实相禅相结合,念佛到念而不念、不念而念、离能所相,也叫实相禅。

二、般若不明、万行虚设

在六度万行中,般若是第一,假若你修其他的善行,没有般若为指导就是人天善行、人天小果,还是在轮回中,所以般若很重要。《华严经》是智慧的经典,般若讲缘起性空之智,空就是根本智,缘起是后得智,空就是无漏无分别智,缘起就是无漏有分别智。这个分别不是一般的虚妄分别,而是能够善察因果,善识善恶,分清邪正,走正大光明之道路,是妙有!是缘起!《华严经》所讲的根本也就是这些。

由真心融通世出世间,一切万法,不管生物界、自然界、人类社会,以真心融通,彼此达到法法相通,法法平等,从真空见妙有,妙有见真空,这是般若的内容。假如不明白这一点,在行动上没有指南,纵然有一点小善,功德也不大,如果以般若为指导,来修善,做培福德的事情,那么功德就不可限量。这点《金刚经》已说得很清楚。

三、禅净同源

这是中国大乘宗派从唐以来的一个优良传统,中国的丛林、居士团体、佛学社、念佛社,一般都是讲禅净双修,这也是汉传佛教的特点。为什么叫禅净同源呢?尽管两者在修持方法上稍有差别,但是他悟入的大乘境界、达到的佛果是一样的,在修心方面是一样的。

《楞严经·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》最后有一偈讲:

都摄六根,净念相继,

得三摩地,斯为第一。

这就是禅净双修的功夫。念佛的人,要使六根不乱动,先要守根,守根以后就可护意,保持正念,净念相继,就能进入禅那境界。

入三摩地,三摩地就是三昧耶,是禅的功夫。什么叫三昧耶呢?三昧耶译为等持、等至,内心达到平等运持,进入轻安的境界,这就是禅宗的功夫。所以禅与净是一致的,历史上各宗各派的祖师,尽管他研究的教义各有发挥,但落实在实际行动上都是念佛参禅,所谓教研本宗,行在净土,或者是禅净双修,一直到印光大师,都是这种提法。

四、出世而入世的菩萨行

这种行就是大乘菩萨行。《大方广佛华严经》的是什么呢?就是莲花,修六度万行的因花,以此因花而庄严佛果。出世而入世的精神,就好像莲花一样。莲花的功德微妙香洁,微妙,就是智慧很高,不着污泥;香洁,就是品行高,虽处污泥而不染,但是也不舍污泥,不舍众生。所以华藏世界有净土也有染土,佛菩萨不舍众生,以大悲大愿、出世入世之精神,广行六度万行,难行能行,难忍能忍。

在抗战时期,日本的飞机从上海炸到重庆,在飞机轰炸之下,人民生命财产受到巨大损失,当时我在重庆,才十多岁,我亲眼看到,重庆几乎被炸成一片废墟。就在这种情况之下,佛教徒奋不顾身,组织僧侣救护队,从上海到武汉,又从武汉到重庆,在日本飞机轰炸之下,他们救护伤亡的军民,把已经牺牲的,抬出去安埋;受了伤的,做医治。僧侣们背起医药包,抬起担架,不怕牺牲,这说明佛教徒的无畏精神、慈悲精神。

有一个乐观法师,他从上海来到重庆,就住在慈云寺,发起组织僧侣救护队。抗战结束之后,他写了一本书,叫《奋迅集》来记述这些事情。我在《奋迅集》里看到应慈老法师的一篇序,他很赞扬这种精神,他说:僧侣在平常好好修持,念经拜佛,遇到国家有灾难的时候,应该奋勇站出来救国救民,这就是大无畏精神,这就是狮子奋迅精神!所以叫《奋迅集》!

应慈老法师在抗战时期,爱国爱教,他本人主讲《仁王护国经》,曾经修建护国息灾法会,这是爱国的表现,也是爱护众生的悲心表现。同时在乐观法师的《奋迅集》里,他提出狮子奋迅精神,说明应慈老法师不单是讲经弘法,在实际行动中做到了爱国、爱教、爱众生!

从以上这四段,我们就可以看出,应慈老法师是研究《华严经》的,他的人生观及其行动,都是以华严思想为指导。以上这些内容作为我讲《华严经》要义的一个引言,也是众缘和合,在沉香阁开讲《华严经》的因缘。


内容添加日期:2015-1-1

精进念佛 版权所有 浙ICP备14043211号-1
Copyright © fotuo99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