诸法三分

诸法三分


这一段提示我们研究的方法。‘诸法三分’:诸法是指宇宙人生一切法(世出世间一切法)。这是教我们在一切法里面观察,要面面俱到,不能只看一面,看一面就会发生误会,如果面面都看到就圆融。‘三分’:大到整个宇宙,小至一微尘,都有这三个部分,那就是体、相、用。它的本体、它的相状,以及它的作用,这三桩事情是一而三,三而一;三方面都能正确的理解,才将这个法看透,得到它的真相。


第一是讲‘体’。体里面有性体、有质体;性体是真的,不生不灭,质体是有生有灭。性体是空寂的,那就是总相,万法皆空;这里面没有生灭相,而且是常恒的,所以没有断灭相。不但没有断灭相,也没有相续相,如果有相续相,相续就是生灭,就不是真常,真常里面没有相续相,这是讲本性。本性,佛经上常常讲‘法尔如是’,法尔就是自然的意思,自然而然,本来就是这样,这是什么都加不上;如果你在这个地方起了一念疑情,这一念疑情就叫做无明。所以这个境界,佛经里面常讲‘不可思议’,思是思惟想像,议是言说议论,不能够思议,一思就是无明,一议就是戏论,戏论就是开玩笑。这是讲到纯真无妄,是体空,是真空。


性体‘空而无质’,质是物质,它没有质。此地举了两个比喻:如花之香、如镜之光。比喻只能比个仿佛,没有法子比到恰好,没有东西能比喻真如本性,没法子比的。这两个比喻说出空的意思,但是空不是无,空是有。‘如花之香’:香是六尘之一,香怎么能比?实在是不能比,但是无可奈何,拿这个来做比喻。香是一种气味,可以远闻。花有香气,我们很远的地方就闻到花香,但是花并没有来,香的气味你闻到了,你看不到,你也捉不到它,确实有花香。这比喻空的意思。‘如镜之光’:镜有光明,有光明它才能照。镜子是一个物体,有形相,它能照;‘光’是没有迹象,再远的距离它也能照,都照在里面。这是实在不得已,用这两个比喻。我们在讲席中,常常用电波来做比喻,更容易体会。电波遍满空间,我们眼不能见,耳不能听,手也摸不到它,心里头也无法想像,它确实存在,无处而不在。可见得‘空’是有,空不是无。


但是我们无论用什么方法来说明,质的空不能变成有。性空,它能变成物质,这个太妙了!其实我们现代的科学家也相当聪明,发现质可以变成能量,能可以变成质,质与能可以互相转变。那是‘体’里头第二个意思,就是‘质’,质体,质与能可以互相转变。我们以《心经》的话来说,质就是色相,能量是空寂的,‘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’,很容易能体会得到。可是质与能是一桩事情,这个质能从哪里来的?质能的本体是什么?再往上追究一层,质能的本体就是性能,就是本性,科学家到现在还没发现这个问题。性能是活的;质能不是活的,所以它是物质。唯识里面讲,质能属于相分,性能属于见分,见相同源,前面也说过,见分与相分是相当不容易辨别的。性体是形而上,质体是形而下。


‘析之本无’,质体也是空的,你要是把它分析分析,它就不存在了。性是当体即空,‘万法皆空’,这是从性体上说的。又说‘缘生无性’,缘生无性的性,不是此地性体之性,而是质体,缘生无性就是说缘生性空。‘因缘所生法,我说即是空’,这是《中观论》上所讲。因缘生法,这一法是许许多多条件集合,离开这些条件,这个物体就不存在;所以它是许许多多条件凑合而现的假相,是暂有的现象,不是永存的相,只是暂时有的相。


我们在质体上下手。佛经里面常说质体‘双持性相,轨生物解’,双就是讲性与相,持是保持,它能够将性相集合在一起,就是见分跟相分集合在一起。特别是在有情分上,像我们这个人身,身是质体,这个肉身是物质,许许多多细胞组织成的;今天研究电子,里面有软体、有硬体,我们这个人身就是软体、硬体组合的,就是这么回事情!这里面有相、有性,我们的精神就是性体,六根的根性就是性体,我们这个色身就是质体,可见得的确双持性相。这个组织是有条不紊,虽然复杂,它有条理。因为它有条理、有规则,所以就能够理解。不但我们人可以理解,诸天也能理解,甚至于饿鬼、畜生也能理解,九法界有情的众生都能够理解它。佛经里面的本体有两种:一种是性体,一种是质体,我们要把它认识清楚。


质体是分析空,一分析它本来没有,本来没有,现在它有了,虽有还是没有,有跟无是一不是二。譬如我们看一栋房子,这个房子是砖造的,迷人一看,喔!这是栋房子。他的看法有没有错?也不能算错。建筑师到那里去看,他没有看到房子,他只看到这个地方多少砖、多少瓦、多少钢筋、多少水泥。他有没有看错?也没看错。他的看法比我们一般人就看得深入,我们一般人只能看到外表,他将屋子里头都看透了,他看到砖头、瓦块、钢筋、水泥是真的,房子是假的。懂不懂这个意思?这是排列组合的。拆开来还是那么多砖头,还是那么多瓦块,可见得房子这个相是假的,假有。再看砖头、瓦块也不是真的,是许多分子、原子、电子组合的。看到最后,一切万法无非是一些原子、电子、基本粒子而已,除这些东西,什么都没有,这就是‘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;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’。所以不是说把房子拆掉之后,你才晓得,喔!没有了,建筑起来的时候一看就没有,当体即空,这个观察才能观察到它的真实相。


观察到真实相的好处太多,不会在妄相里面起分别、执著;换句话说,不会在妄相里面去造业、去打妄想,你的心就清净。晓得一切法是平等相,一切法俱不可得,你的心清净。清净心就生智慧,智慧心见一切境界相就叫做‘观照’。我们现在见色闻声不是观照,因为我们里头有分别、有执著;离开了分别、执著,见闻觉知皆是观照。所以观照的心,是用真心;失去观照的心,是用意识心,就是分别执著心。‘观’是观察,根尘相接触称为观;‘照’是明了,一接触就明了,没有通过思惟,不用心意识。


底下是比喻:‘丝非布质,布非衣质。’说明分析空。‘丝非布质’:质就是我们讲的质料、体质。丝可以织布。这块布什么质料?丝织品,可以这么说法。如果说布的质料就是丝织品,能不能讲得通?讲不通,还有棉、麻、尼龙,很多种质料都可以做布。这个意思就是古人所讲的‘白马非马’,就是这个意思,如果你说白马是马,黑马就不是马了。‘布非衣质’:我们这个衣服什么质料?布的,布衣。如果说衣的质料就是布,这也讲不通,还有皮衣、毛衣,所以衣的质料不只布一种。丝除了做布之外,还可以做其他东西;布除了做衣服之外,也有许许多多的用途,它不是仅有一个用途。


仔细分析,一切法本来就不是一个定法。所以这种有,佛家称之为‘妙有’,妙有是无有而有、有而无有,就是这个意思它才妙。真空跟妙有是一桩事情,不是两桩事情,所以‘真空不空,妙有非有’,这就是一。一,就开悟,就入进去;二就是障碍,就不会开悟。这对我们修行人是一个很大的启示,你要想入门,一门才能开悟,你要学二门,这一生就别指望开悟。佛法八万四千法门,只容许一门才能悟入。为什么要开那么多门?每一个人根性不相同,喜欢从哪个门入,门门都能入得进来。最怕的是搞两门、三门,你自己怀疑这一门不行,那一门大概还可以,那就糟糕。一悟一切悟,这是绝对正确的。譬如我们讲堂,四周围开十个门,无论从哪一个门进来,进来之后等于都进来了,一切都悟入,随便从哪一个门进来都一样。如果同时走两个门,你能进得来吗?


古来的大德最初学得很多,到后来都放弃,只留一门,他悟入了。为什么最初学很多?最初不了解,在摸路、在探索,到最后一门深入,这才能成就。我自己过去也是如此,虽然有个好老师指导,自己还是摸索二十年,才真正明白这个道理,于是才把一切经论舍掉,晓得搞这些东西决定害了自己,所以在一切法门里面选一门。我选念佛法门,为什么选这个法门?当年李老师劝我修念佛法门,我也念过《印光大师文钞》,我对他很赞叹,也信,但是不是真信。不是真信就不肯真修,还要搞别的大经大论,到以后发现这是真的,一切法门里面念佛法门确实高明。怎么发现的?在《华严经》上发现的。如果不读《华严》,不讲《华严》,我对于净土不能产生真正的信心。华严会上,普贤菩萨与文殊菩萨也是念阿弥陀佛、求生西方极乐世界,善财童子修的也是念佛法门;《华严》到最后,普贤菩萨十大愿王导归极乐。我在华严会上把这个事情搞清楚了,对于净土才产生真正的信心,这才把所有经论舍掉,专门讲净土法门。


一门深入,其他的经论可不可以看?可以看,可以听,要把力量会归在一门上。这一门是主修,与这一门有关系的可以参考,像善财童子五十三参,到处去听,到处去请教,但是都是充实这一门,真正是一门深入;帮助深入,这个可以。如果一听心就动摇,那不能听,没有资格听。譬如学净土,佛念得已经不错,听禅师讲禅,不错!也去参禅,那就坏了,那就没有资格去听。听了,把禅的道理帮助念佛,这就对;藉它的道理帮助念佛,帮助达到理一心不乱,提高自己境界,决定不参禅,这才对。无论什么法门,全都帮助念佛法门,这样才能入得深,才能够悟得透彻。今天想学这个,明天想学那个,一辈子都不能成就。


从体上用功夫属于性宗,无论是性体或者是质体,都是属于空宗,一个是当体即空,一个是分析空。相上下手的则是有宗,别相就是在相上用功夫。


‘相’是讲‘现象’。相是‘暂起幻有’,是暂时现起,是假有不是真有,你要是把这东西当作真有,就看错了!晓得是假有,假有可以享受,不可以执著,享受就得乐,执著就有苦。受用是对的,决定不执著,才能做到受用自在。为什么不执著?因为它是假的。假的怎么可以受用?那我要问你,你们常常看戏,戏是真的还是假的?假的。假的,为什么你要看?看得很开心。这不是受用吗?戏里头这些人物事情,你并没有把它当真,所以你不烦恼,看了很快乐。人生就是在演戏,都是假戏!你要是不当真,怎么会不快乐?你要是当真,那一天到晚就生气了,你就不快乐。这个地球一切森罗万象都是假的,就好像戏台上表演一样,一下就过去了,你要是把它当真,那是迷惑颠倒。明白‘相’是‘暂起幻有’,人生就有乐趣。知道这一切是假相,千万不能当真,在这里面成就自己的定慧;如果你当真,成就你自己的惑业苦报。可见得观念差一点点,结果就不相同。观念一错就迷,就把暂起幻有的假相当作真的,他就迷惑、造业、受报。所以佛菩萨在九法界、在六道里面,游戏神通,自在!真正快乐!他这个自在快乐从哪里得来?就是晓得一切都是假的,他一样也不执著,一切受用现成,一切受用自在。


底下是比喻。‘氢氧化水’:水是假的,不是真的,是氢氧化合物。‘土石积山’:山也是假的,不过是土石堆砌起来的而已,把土石拿掉就没有山,可见得山不是真的。这是比喻所有的现象都不是真实的,都是暂时而有的。


《法华经》云:‘是法住法位,世间相常住。’这两句话不好懂,这两句话说的是真相。这两句话就是说世间一切法不生不灭,入了这个境界,就是证得无生法忍。譬如这间房子把它盖好,这个房屋生了;拆掉,这个房屋灭了,它是有生有灭。为什么有生有灭?因为你著了相,著了这个假相,觉得这个假相有生有灭。而觉悟的人,他没有著这个假相,他只看到砖头瓦块,堆起来是砖头瓦块,拆掉之后还是砖头瓦块;不生不灭,他看到的是不生不灭。《法华经》里面讲,‘是法住法位,世间相常住’,这是实相、真实相;其他一切组合是幻相、假相。既然是假的,哪有生灭可言?本来不生,什么时候有灭?这个意思更深一层了。虽然现的是假相,假相有作用,起相它就有作用,所以我们一定要把它的作用认识清楚。


‘用’是‘力量’,‘能变现状’;力就是能变化。‘水与气冰,功各不同’,水在零度之下结成冰,温度加高变成水蒸气,它是一个东西三种形态,三种相不一样,气体、液体、固体;相不一样,作用就不相同。蒸气可以推动火车、推动轮船,可以把它当作动力来利用;水,渴了可以解渴,水蒸气不能解渴;冰块它可以有障碍,水蒸气没有障碍。‘相’不相同,作用也就有变化,各有各的作用。总起来讲,就能够看出来,佛法里面讲‘万法无常’,一切法确实是无常的,无常里面你要想求得一个天长地久,那是痴人说梦,没有那回事情。


这是教我们,对于任何一法都要从体相用三方面观察。三方面观察到了,才真正觉悟—万法皆空、万法无常、缘生无性,佛法里面常常讲的这三句,你就真正明白,真正开悟了。悟入就是智慧,智慧能断烦恼、能破无明,就能帮助你离苦得乐。



内容添加日期:2015-1-1

精进念佛 版权所有 浙ICP备14043211号-1
Copyright © fotuo99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